Posted on

唯一的日子

在许多严冬季节里
我记得冬至那几天。
每个日子纵然不会重复,
却又数不胜数地再现。
那几个日子渐渐地
连结成一片——
那是所剩的唯一的日子啊,
我们觉得时间已停止向前。
我无一例外地记住它们,
严冬快要过掉一半,
湿漉漉的道路、滴水的屋顶,
太阳在冰上愈晒愈暖。
情人们仿佛在梦中,
彼此急切地吸引,
在高高的树梢上
椋鸟晒得汗涔涔。
睡眼惺忪的时针
懒得在表盘上旋动,
一日长于百年,
拥抱无止无终。

作者,帕斯捷尔纳克 [俄];译者,吴笛;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