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与芸香

我记得我们经常相会
在花园的长椅旁边,
你说出每个可爱的单词,
如同小鸟在空中啼啭,
你的嗓音有一丝震颤,
就像一只蹦跳的红雀,
抖出最后一个圆满的音符,
恰似画眉鸟的歌喉。

你的美眸灰中带绿,
像明媚的四月天,
当我俯身给它们一吻,
却闪烁着紫晶的微光。

你的秀发,我也从不曾编结,
它们总在放肆奔跑,
仿佛相互纠缠的太阳光,
一层又一层地叠加。

你总是害羞抛头露面,
(羞涩如一朵鲜花!)
我记得某次雨水降临,
你撒开脚丫就跑。

我记得我总是撵不上你,
没人能是你的对手;
你敏捷如同电光一闪,
双脚长着一对小翅膀。

有时你也给我一点奖励,
美眸荡漾着笑意,
胸佩一朵玫瑰,或者飞速
递过至福的亲吻。

你的颈项有大理石的光泽,
隐现蓝色的静脉——
当我书写的时候,我的心
忍受着激情的回忆噬咬。

我清楚地记得那房间,
盛开的紫丁香,
伴随六月温暖的雨水,
轻轻扑打着小窗。

还有你长裙的颜色,
是深棕的琥珀色,
两个小小的真丝蝴蝶结,
你香肩上的一朵玫瑰。

还有法兰西风格的手帕,
经常依偎你的香腮——
是否留下一滴泪痕?
抑或是一个雨点?

“你只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,”——
(哦!这可真是一把刀子!)
这是你说出的一句话,
当你转过你的身子。

我已浪费我少年的时光,诚然,
那是为你的缘故,
你的书架摆放着许多诗人,
我还是要把自己呈现!

好吧,倘若我的心脏必须破碎,
我的亲亲,让它为你而碎,
它将在音乐中消融,我明白;
诗人的心脏也是如此破碎。
但奇怪的是没有人告诉过我,
人的头脑只用一个
细小的牙雕,就容纳了
上帝的天堂和地狱。

作者,王尔德;译者,汪剑钊;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