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mat

从前的灯光

吹灭灯
黑暗就回了家,
许多夜里,
我们灭灯聊天,
节约煤油,
话语明亮。

那天来客,
深冬的黑夜,
娘点亮两盏煤油灯。
灯光亮出了白天
屋里堆满了光的积雪
没有好吃的,
娘用灯光
招待客人。

作者,张绍民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