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mat

腐尸

亲爱的,想想我们曾看见过的东西,
那个凉夏的美丽清晨:
在山间小路的拐弯处
横卧在碎石上的腐尸,

两腿裸现,像个荡妇,
淌着热汗,冒着毒气,
厚颜无耻而又满不在乎地露出
臭不可闻的肚子。

阳光照射在这具腐肉上,
像是要烤熟它,
百倍地向大自然
归还它结为一体的万物;

苍天俯视这宛若怒放花朵的
傲然尸骨。
但恶臭却是如此强烈,以致
让你差点昏倒在地。

苍蝇在腐臭的肚皮上嗡嗡飞叫,
黑压压的蛆虫爬出来
像一股股黏稠的脓液
沿着这腐臭的烂肉直往外淌。

蛆虫犹如浪涛一般起伏不已,
横冲直撞,亮光闪闪;
仿佛这具被野风吹胀的尸体,
已经复活,小命在繁殖中延续。

这世界竟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,
像风在吹,又像水在流,
犹如农夫有力地摇动着簸箕
麦粒在其中不停地翻转。

身形已失,只留下依稀残梦,
只留下遗忘的画布,
让他仅凭残存的记忆
在描绘中草草复出。

一只心急火燎的母狗,躲在岩石后面
怒瞪着凶残的狗眼,
随时待机,在这腐秽的尸骨上
再攫取一块臭肉。

——可是将来,你也像这腐尸一样,
成为一堆臭肉,
你呀,我眼中的星辰,我心中的太阳。
我的天使,我的激情!

是的,你将如此娇美的女王,
当送终的圣事来临,
你将在那繁花野草之下长眠,
在累累白骨间腐烂。

到那时,我的美人,请你告诉它们
那些吻噬你的蛆虫,
你的爱虽已解体,但你的情
已永存我的心中!

《恶之花》波德莱尔(法);文爱艺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